<legend id="uhybl"></legend>

    尊敬的上級領導及廣大網友:

    我叫宋黎,男,現年47歲,身份證編號:412930197111017110;我兒子叫宋洋,現年24歲,中專文化,身份證編號:411381199311157113;我們是河南省鄧州市劉集鎮錢集村人,全家7口均在鄭州打工謀生。

    今天,我懷著非常悲憤的心情,反映河南省中醫學院第二附屬醫院,庸醫無德,手術草率,導致我新婚兒子不幸離世的醫療悲劇,懇請領導關注,體察民情民意,盡快妥善解決,讓死者安葬為盼!

    2018年1月15日至17日,這三天對于我們全家來說,永遠是一個黑色的日子,也是一個可怕的惡夢!我們怎么也沒有想到,從我兒子走進這家醫院之后,兒子就如同走進了地獄,再也不會出來。

    事情經過簡述如下:

    2018年1月15日,剛結婚一個多月的宋洋因咳嗽不舒服,自己駕車和我一起,來到了河南省中醫院第二附屬醫院就診。

    該院呼吸內科專家診斷后,讓我們到腫瘤科。接著,我們來到腫瘤科找到了主任醫師王玲玲。王聲稱床位緊張,又讓我們先到普外一科做個活檢,待病情確定后再到腫瘤科治療。于是,宋洋當天中午就在普外一科辦理了住院手續。

    住院當天,主治醫師岳大成要求我們在“淋巴結活檢手術同意書”上簽字,我們對里面的條款提出疑問,岳大成解釋說:"這個手術沒啥大風險,就是一個小手術,讓你們簽字也只是例行程序,放心吧!"

    然而,在CT片子報告中,建議我們做穿刺活檢,因為有淋巴瘤的可能,且存在有心包積液和胸腔積液,不適合做"淋巴活檢術"。我們有點擔心,又找岳大成詢問,岳還是那句話:“沒事,只是一個小手術,而且這樣取得切片更直接可靠。”于是,開始進行手術。

    1月17日中午13時50分左右,有個醫生跑突然出手術室,說宋洋呼吸困難,已處于昏迷狀態,需要盡快轉入重癥監護室……

    15時左右,宋洋的心臟永遠停止了跳動。

    悲劇發生后,院方不是按常理安撫我們,而是粗暴地阻止我們去重癥監護室看望遺體,甚至有保安對我們親屬毆打、威脅,態度極其惡劣。

    后經找其它醫療專家咨詢,我們認為該院存在大量過錯。首先,誤判手術風險,麻痹大意,不接受CT報告建議,輕信自己所謂的"經驗"。其次,對已初步認定的腫瘤患者,在沒有抽取心包積液情況下,不適合進行手術,更不適合進行全麻手術。

    因為手術可能隨時導致其它并發癥,引起循環功能衰竭死亡。不僅如此,宋洋的大多臨床反應都是內科方面,而岳大成是外科醫生,在未經與內科醫生會診商協,缺乏萬全之策的情況下,就草率進行手術,結果可想而知!

    眾所周知,我們就算是不治之癥,通過保守治療,也許還能夠活上十年八年,不可能這么快生命就嘎然而止,連句遺言也沒來得及留下。

    如今,春節將至,外來工們都滿載希望紛紛返回故鄉,家家戶戶也都在備置年貨,準備喜迎新年!而我們,只能身處異地他鄉,寒冬里守著兒子冰冷的遺體,哭干眼淚,仰天長嘆,徒喚奈何!

    宋洋的母親和宋洋的爺奶,都無法承受這突如其來的打擊,幾度昏厥過去,臥床不起;我70多歲的老父親已住進了惠濟區人民醫院,正在搶救。我們可謂是老年喪孫、中年喪子、新婚喪夫啊!

    河南省中醫院領導及相關醫生,你們救死扶傷,被譽為"白衣天使",患者家屬敬重你們,但你們能不能也為你們自己的草率過失擔當一些?能不能換位思考一下,不要硬逼著我們去走漫長的訴訟渠道?

    試問,我們這些身處社會最低層的普通百姓,能耗得起、打得起官司嗎?

    河南省鄧州市劉集鎮錢集村 宋黎

    聯系方式:15093100801

    相關新聞

    要聞推薦

    專題報道

    粗大挺进朋友的未婚妻

      <legend id="uhybl"></legend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