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legend id="uhybl"></legend>

    6月25日,每日優鮮作為“社區零售數字化第一股”,正式登上了美股納斯達克的舞臺。

    敲鐘臺上,金色的禮花伴隨著潮水般的掌聲一頃而下,在一群西裝革履的敲鐘人中,一個身影格外顯眼。

    圖片 1.png

    他站在敲鐘臺的最中央,位于每日優鮮創始人徐正和聯合創始人曾斌中間。他穿著洋紅色的工服,頭發還留著被頭盔壓得不太整的痕跡,皮膚因為常年日曬比四周站著的人都要黑幾圈。

    這個人,就是每日優鮮的配送員楊勇。

    2009年,70后楊勇從老家黑龍江來到北京,他開過酒店,送過外賣,最終在2015年時,成為了每日優鮮在全國第二個前置倉的騎手。

    剛開始送單那會兒,由于每日優鮮前置倉數量少,每個前置倉的覆蓋范圍還很大。有一次,一個用戶從遠在七八公里的地方訂了一單,楊勇想著再怎么也得讓用戶收到貨,于是咬牙騎車送了過去。返程途中,電動車徹底跑沒了電,他只能自己推著車走了三四公里返回倉里。

    作為每日優鮮資歷最老的騎手之一,楊勇身上有很多“印記”。

    圖片 3.png

    腿上的淤青“印記”是摔跤摔出來了。想干最后一公里配送,無論是生鮮到家、外賣、跑腿代購還是閃送,摔跤都是不可避免的事兒。但楊勇已經養成了慣,摔倒后,只要人還能起身,起身后一定先看貨是否安然無恙,再看手機是否能正常聯系上用戶,之后才看自己摔到了哪兒。

    手上黑白分明的“印記”是常年風吹日曬留下的。按照規定,每日優鮮的配送員都需要佩戴無指手套作業,時間一長,褪下手套,之前沒“掩護”的10個手指就變得黝黑且滿是吹痕。在一線,騎手們經常拿著一雙“熊貓手”開玩笑,說那是他們“勞動最光榮”的證明。

    肩上的勒痕“印記“則是搬貨物搬出來的。在北京,有的小區對配送騎手有“人過車不過”的要求,配送員只能把車停在小區門口,步行給用戶送貨上門。有的小區并沒有安裝電梯,配送員只能一步步爬樓將貨品扛上樓。楊勇慣用右肩扛貨,時間久了,肩膀上便留下了勒痕壓痕。

    最讓楊勇印象深刻的,還是2020年初疫情爆發時的經歷。那時大家出門購物頗多不便,前置倉每天都因為猛漲的訂單量而爆倉。由于消費者在恐慌心理下的大量囤貨,那段時間每個訂單的貨都比常多了很多,重量也沉了不少。楊勇通常早上6點半到倉里,一干就要干到晚上10點半收工,親戚朋友發來的慰問消息、過年視頻,他一個也來不及看。

    楊勇總是一次盡可能多拿一些訂單,把車子前前后后都塞滿。為了節省時間多送點兒訂單,他每天只能抽空吃幾口方便面。在連吃十幾天過后,直到一年半后的今天,他再沾上方便面也覺得難以下咽。

    圖片 5.png

    楊勇騎手生涯里單日送單最多的記錄——135單,也是在疫情期間創下的。那是每日優鮮騎手日常均每天配送單量的2.5倍還多,一趟趟跑下來,他的腿都不聽自己使喚了。當他結束了那天的工作回家,剛吃了一口飯,想在沙發上伸個懶腰放松一下,卻直接睡了過去。他也記得疫情期間自己送過一個價值2000多元的“大單”,等到送到用戶家里,才發現那是用戶為自己和另外兩家親戚,三戶家庭總共十幾口人買的生活必需品。

    從創立至今,每日優鮮臺上一共有22000名騎手為用戶提供過服務。他們或多或少都有類似楊勇的經歷,辛苦穿梭于城市的樓宇之間,為的只是讓用戶如論何時何地,都能更快地收到他們心儀的商品。“我們的想法就是,只要天上不下刀子,該送的就得按時送到。”楊勇說。

    如今,楊勇已經從一名普通騎手,變成了北京某前置倉的騎手長,管著20個騎手,前前后后收過100多個徒弟?,F在除了送貨,他會花更多精力來培訓騎手,告訴他們送貨途中一定要注意安全,不要逆行,不要闖紅燈;也會告訴他們每送一單,都要雙手捧著購物袋遞給用戶,說上一句“您好,您的每日優鮮到了”,遇到訂了凍品的用戶,還必須得叮囑上一句記得盡快放冰箱。

    圖片 4.png

    站在每日優鮮登錄納斯達克的敲鐘儀式現場,楊勇說他始終有點懵。每日優鮮的薪水讓他得以還上房貸,得以讓遠在老家的女兒和班里的其他同學一樣,報上英語班、鋼琴班,但能站在中心位參與納斯達克上市儀式的敲鐘,卻是他萬萬沒想到的事。

    “你說我做啥了嗎?其實我也沒做啥。我就記得公司領導跟我說過,說我們做的是服務行業,要做的事兒不是把東西送到就行了,還必須得把用戶服務好。我以前是這么做,以后也會這么做,還得帶著我們徒弟們都這么做。”楊勇說道。

    免責聲明:市場有風險,選擇需謹慎!此文僅供參考,不作買賣依據。

    相關新聞

    要聞推薦

    專題報道

    粗大挺进朋友的未婚妻

      <legend id="uhybl"></legend>